我没钱,你愿意给我养老送终吗

首页光彩资讯

我没钱,你愿意给我养老送终吗

光彩资讯 2022年7月30日 51

湖南省常宁市罗桥镇大枫树村的中年人邓友军(化名)接到一个来自台湾的电话:“倒子,战友们都一个个走了,剩下我孤单无依,我想回大陆老家……我没钱……你愿意接我回去,给我养老送终吗?”

电话是远在台湾的大伯邓学贵(化名)打来的。他是国民党退伍老兵,已经96岁高龄,被阻隔在台湾70余年,饱受与大陆亲人分离的思念之苦。

邓友军会答应大伯的要求吗?在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身上,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故事?

1、远漂异乡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两岸“三通”政策公布,海峡两岸被硬生生割断联系长达数十年的骨肉同胞重新取得联系,许多台湾人士迫不及待地返回大陆探亲。

65岁的邓学贵却坐在门口,眼巴巴地看着巷子里的湖南同乡一个个乐滋滋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大陆。他内心既失落又羡慕——自己来到台湾已经整整40年了,早已和湖南老家的亲人断了联系,他摩挲着一张辨认不出脸来的黑白照片,陷入了对家人的深深思念之中。

邓学贵1923年出生于湖南省常宁市罗桥镇大枫树村,他是家里的长子,要照顾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幼年过得很苦。因家境贫寒,四个孩子要养活,又正值战乱,一家六口人的生活很是凄惨。

31d113ec-0110-ed11-8da8-e43d1a103141

邓家每天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眼瞅着就要饿死的时候,邓学贵碰到了国民党征兵,于是裹了件破衣服跟着国军大部队走了。

抗日战争结束后,邓学贵想着终于可以回家了,然而上方却单方撕毁“双十协定”,发动了内战,虽然身为中国人,不想同室操戈,但职位不高的邓学贵想要活下去只能服从命令。

两年后,战争还在继续,而邓学贵难得获得一次回家探亲的机会,见到母亲和弟弟妹妹的他很开心,想着再坚持一下很快便能一家团聚了。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不久国民党战败后,带着残部去了台湾,而邓学贵随队伍这一走便是数十年。

35d113ec-0110-ed11-8da8-e43d1a103141

期间,国民党封锁海峡两岸的消息,邓学贵根本没有机会再与家人联系,家人的任何消息他都无从得知,每每想家的时候,他只能掏出那张父母的黑白合照含着眼泪反复端详。因年数已久,照片上的人脸早已模糊看不清了,但他仍将其视如珍宝。

唯一让邓学贵觉得幸运的是,他在桃园居住的一条小巷里都是跟随军队过来的大陆人,邓学贵和他们既是战友又是湖南老乡,他们经常在一起用台湾居民听不懂的湖南方言聊天,讲一些家乡的事情来化解思乡之苦。

2、母亲憾世

另一边,湖南常宁老家,自打1947年母亲王爱琴(化名)见到儿子后,每天都会准时出现在大枫树村村口眺望远方,用常宁方言呼喊:“我的儿啊,你在哪里呀,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这一喊就是40年!

文化程度不高的王爱琴只记得儿子邓学贵说,他很快就要回家了,但仗都打完了,儿子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呢?而且她也没有收到邓学贵的任何消息,她始终也不愿意去想儿子是否可能在战场上牺牲的问题,只是每天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呼唤大儿子的名字,希望他能听到,赶紧回家。

整整40年,王雪琴因多年未将儿子盼回家,整天以泪洗面,直至双眼哭瞎。

36d113ec-0110-ed11-8da8-e43d1a103141

奶奶王雪琴站在村口哭着呼唤大伯的样子在孙子邓友军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小小年纪的他一直对素未谋面的大伯充满好奇,只是从父亲邓学文(化名)的只言片语的讲述中了解到这个大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打仗,再也没有回来过,很多年里谁也没有他的消息。

1987年,母亲王爱琴带着无限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病逝前,意识模糊的她嘴里还在不停念叨:“我的儿啊,妈想你啊……”

母亲去世后,邓学文觉得哥哥四十年都杳无音讯,多半是死在了战争中,于是,给邓学贵也“办了后事”,将其“遗物”埋在了母亲墓地附近。

没到的是,次年,邓学文从台湾返回常宁的老乡口中得知哥哥还活着!而且还知道了邓学贵的住址——台湾省的桃园市,原来是两岸长期隔绝才使得一家人多年来互相断了音讯。

可惜邓家得知这个消息太晚,多年期盼儿子归乡的母亲已经带着无尽遗憾去世了。

为了尽快见到哥哥,邓学文立刻委托了那位老乡带了一封家书给邓学贵。

3、泣血相见

听着老战友念着弟弟写的家书,邓学贵早已热泪盈眶,独自在台湾生活的他,没什么文化,多年来未成家,只能靠着每月几十块钱的补助生活,日子最窘迫的时候连一包五毛钱的烟都买不起,更别提去医院治疗自己的眼疾。

3ad113ec-0110-ed11-8da8-e43d1a103141

日子虽然苦,但他一想到家人,咬咬牙还是挺了过来,没想到有生之年还真让他等到了家人的好消息——家里地址一直没变,想必也是希望战争结束后,他能早日归来,不过最让他高兴的是,这么多年过去母亲依然“健在”。

想到这里,邓学贵再也忍不住了,他想要赶紧回到家乡,看看自己的亲人,于是迅速准备起回乡的事宜。

返回家乡的过程并不简单——

1、车费很贵。当时两岸连接的交通工具只有船和飞机,票价大几百甚至上千块钱,对于一个月收入仅有几十元的老兵来说,价格实在过于昂贵。

2、路途遥远。邓学贵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从台湾到大陆距离遥远,再转车回湖南老家的小村庄还需要一天左右的时间,实在过于劳累辛苦。

3、手续繁琐。当时虽然准许两岸来往,但是办理通行证件的过程十分繁琐,需要身份证、居住证、海峡对岸亲人的各种详细信息等,办下来需要十多天,除此,每次想要回乡探亲都需要再次走同样的流程,十分麻烦。

邓学贵本就认识的字不多,办理手续登记信息时只能找识字的老乡帮忙,前前后后跑了许多趟才办下来。

3cd113ec-0110-ed11-8da8-e43d1a103141

另外,他虽然每月的收入不多,但一人独居花费并不多,这么多年来抠抠搜搜地过着,也攒了一些钱。

终于,1988年,邓学贵踏上了回乡的旅途,一路上他的脸上的笑容没有停止过,这样的好心情使得他忘记了一路的舟车劳顿。

当邓学贵回到湖南老家,高兴地喊着“妈”却没有人回应,他心一沉,迈着蹒跚的脚步,寻边整个房子后却怎么也没有看见思念许久的母亲,这时他才注意到站在一旁弟弟和侄子都低着头不敢看他,才恍然大悟——弟弟信中说母亲健在,是在骗他。

气愤、悲伤交加的邓学贵朝着弟弟扬起了手中的拐杖,又叹息地放了下来,也不能怪弟弟,都是自己离开家乡太久,没能给母亲尽孝。

3ed113ec-0110-ed11-8da8-e43d1a103141

后来,据邓友军描述,大伯在奶奶的坟前一边哭一边磕头,把头磕得血淋淋的。

阔别家乡数十载,虽然母亲已不在世上,但再次看到四十年未见的弟弟,以及素未谋面的侄子,邓学贵仍觉得十分亲切。

看着侄子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还和父母住在低矮的土坯小平房里住着,邓学贵直接掏出钱帮他们盖了一栋两层的砖瓦房。他还告诉弟弟、妹妹一定要让孩子多读书,没钱供他们读书就找自己,他来想办法赞助学费。

40d113ec-0110-ed11-8da8-e43d1a103141

这一趟回乡,邓学贵待了快一个多月,他每天过着帮弟弟妹妹们做点轻松的农活,聊聊天的日子,十分快乐。

从第一次探亲到上世纪末,邓学贵一共返乡4次,每次来他都带着钱和各种用品给弟弟妹妹以及老家的乡邻们,还出钱重新修缮村里破旧的小学。那个年代缺衣少食,能有这样的帮助,大家都十分感激这个“大富豪”,每次邓学贵来,乡邻们无不杀鸡宰羊地盛情款待。

4、叶落归根

邓学贵一生未结婚,无儿无女,所有的亲戚都在大陆,只有他一人独自在台湾生活,因此,弟弟邓学文总是劝他留在湖南生活,但邓学贵不愿意,一直借口说,老家的生活条件不好,只有旱厕,他不习惯。

然而实际上,有两个问题困扰着他,让他无法下定决心回到家人身边——

第一个问题,他没有村民们想象中的富有,资助的钱都是自己一点点省下来的,害怕自己又老又穷还有眼疾,只会拖累家人,被大家嫌弃。

42d113ec-0110-ed11-8da8-e43d1a103141

另一个便是他放心不下台湾相处几十年的老战友们。在台湾孤苦无依,无亲无故的时候,是这些老战友照顾着他,腿脚不便的时候,只会讲常宁方言的他都没办法和台湾卖菜的商贩交流,都是这些老战友帮他买来一日三餐所需食材。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朝夕相处和互相照顾中,他们建立了堪比骨肉的友情和亲情。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身边的战友也一个个相继离世,自己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体越来越差,走路的步伐越来越不稳当,颤颤巍巍,而身边却没有一个人陪伴,更别谈照顾。

独自住在小平房里的邓学贵,经常望着以前满是战友,如今却空荡荡的小巷发呆,内心感到十分无助。

父母在时,人生尚有来处;父母走后,人生只剩归途。

44d113ec-0110-ed11-8da8-e43d1a103141

终于,2019年秋的一天,望着秋风中一片片凋零的黄叶,96岁的邓学贵拿起电话,抱着“侄子真的会愿意来台湾接一把老骨头回家养老吗”的疑问,忐忑不安地拨通了海峡对岸的电话,鼓起勇气向侄子邓友军说出了内心的想法,于是便出现了开头那一幕。

“好!”

邓学贵没有想到,自己刚忐忑不安地讲完,电话那头的侄子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邓学贵心头一暖,顷刻之间,老泪流了一脸。

邓友军不仅一口答应,他记下了大伯说不习惯“旱厕”的样子,还细心地计划着如何改造老家的房子,方便大伯的日常起居。之前,家里人已经在大伯父的帮助下住上了两层的砖瓦房,空间足够大。邓友军挑了一间阳光好的大房间,装上了空调,并规划着把房间旁边的谷仓改成一个厕所,这样可以让大伯住得更舒服。

46d113ec-0110-ed11-8da8-e43d1a103141

除此之外,邓友军还和家人商量好了,接下来大伯交给他和妻子来轮番照顾,伯父来湖南后一定能安享晚年。

结语: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如今,邓学贵老人终于可以从台湾回到湖南老家——从海峡这头到那头,和亲人生活在一起,但还有很多的老人无法实现“落叶归根”的愿望,只能客死他乡。愿祖国早日实现祖国统一,台湾早日回到祖国怀抱,让更多同胞回到亲人身边。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转载,不代表光彩养老事业促进中心立场,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犯请联系zbpe@qq.com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