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上海(养老院上海收费价格表)

首页养老杂文

养老院上海(养老院上海收费价格表)

养老杂文 2022年8月27日 29

疫情依然严峻,上海本轮疫情累计报告感染者人数至今已超 40 万。

 

4 月中旬,上海的陈霖女士陷入焦虑,因为她患有帕金森症的母亲在养老院断药,由于疫情封控原因,陈女士不能再去医院开药,只能从视频通话中看着自己母亲傻呆呆的,却无能为力。她觉得母亲的症状比 3 月份加重了。

 

4 月 19 日下午,居委会人员告诉陈霖有志愿者代她去医院配药,22 日晚药送到了陈霖手里,23 日下午陈霖找到某平台的跑腿小哥,终于将药送到了养老院。

 

上海市卫健委当日的通报称,20 日新增本土死亡病例 8 例,平均年龄 77.5 岁,最大年龄 93 岁。上海近 4 天已报告新增死亡病例 25 例。有基础性疾病的阳性感染者,尤其是老年人,出现重症的风险高。

 

养老院是老年人最集中的地方,部分养老院因物资缺乏备受困扰。青浦区一家养护院向社会求援获近万片纸尿裤和护理垫。

 

而据三联生活周刊报道,上海中心区的一家养老院因氧气断供,有多名老人不幸去世,「等待的过程中,老人氧气跟不上,手指、脚趾慢慢发黑,呼吸频率加快,最后死掉了。」所幸医用氧气后来恢复了供应。

 

近日该养老院的院长获准出门配药,他每天上午、下午分别花数小时排队为老人们开药,同时去搜寻小店采购生活物品。

 

4 月 25 日,该院长介绍,目前情况有所好转,上级让养老院上报了所需的药品名单,也同意医生进入养老院给老人更换尿管,周边也有超市开始营业,可以购买一些物资了。

 

而一些网购电商平台和商家、快递也正在逐渐恢复供货、配送。

 

至少两位身处上海的养老院长向偶尔治愈表示,从三月初开始的封控,让养老院职工们的体力和精神接近极限,极度疲惫。

养老院上海(养老院上海收费价格表)插图

养老院上海(养老院上海收费价格表)插图1

 

为避免断药,养老院长狂买药

 

上海公司职员陈霖的父亲去世多年,之前母亲由保姆照看。疫情暴发后,保姆来不了上海,上班族的陈霖只能将母亲独自留在家中,不过她母亲的病情越来越重。此前曾发生忘记关天然气灶导致家中起火的事,还曾坐公交车记不起回家的路,锁在家里她会自己报警。

 

2020 年 6 月,在排了几个月队后,陈霖终于将 75 岁的母亲送进徐汇区一家养老院。四人一间,24 小时看护,每月费用 7000 多元。

 

之后陈霖每月定期去养老院探望母亲,并拿着母亲的医保卡去医院为她开药。陈霖记得母亲吃的药有六种,其中最难配到的是「盐酸普拉克索缓释片(森福罗)」,很多医院没有,华山医院门诊可以开。

 

本轮上海疫情暴发后,据规定自 3 月 1 日起就要求全市所有养老机构停止探视,3 月 10 日起实行全封闭管理,所有人员不进不出。从 4 月 2 日起再次加强管理,禁止院外与院内人员私下传递物品,明确各类快递、物品必须严格消杀方可入院。

 

3 月 20 日前,陈霖赶紧把一个月的药送进养老院。4 月起她被封控在小区,到了 4 月 19 日她估计母亲的几种药吃完了,「担心停了药母亲就会变傻,病情加重,更不认家人了。」

 

4 月 19 日下午,居委会人员告诉陈霖,会派志愿者代她去医院配药。但直到 4 月 21 日晚,陈霖还没得到通知,陈霖还担心志愿者去别的医院开不到这种药。

 

22 日晚药终于送到了陈霖手里,23 日下午陈霖找到一个某平台的跑腿小哥,让他将药送到了养老院,她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养老院也特别担忧老人们药品断供,上海中心城区一家养老院的院长魏勇最近忙着跑医院开药。老人常吃的药主要是治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前列腺疾病的,此外该院还有近半数老人是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停药关乎人命,而封控一个多月来,很多老人已经断药。

 

比如医院给老人开安眠药,只开 7 天的用量,抑郁症、焦虑症的老人,只能开出半个月的用量。魏勇院长说,没有安眠药很多老人睡不着觉,身体就要出事,降压药停了也很危险。

 

鉴于养老院老人普遍面临缺药的情况,经过申请,院长获准外出购药。4 月 19 日魏勇骑着电动助力车赶到精神病医院,排了两三个小时的队,给 20 多个老人开出药,下午还到另一家常规医院去开药。

 

「我拿着介绍信、几十个老人的医保卡、购药清单,经过好几次卡点执勤人员的盘问,西天取经一样,经过九九八十一关才开到这些药。」魏勇院长感叹说,因为他开药又多又麻烦,每个人要开好几种,他还不断被后面排队的人骂。

 

「大家都急啊,好不容易就几家医院开了门诊,几乎全上海断药的人都跑到医院来了,人山人海。」魏勇说,近几天的情况有所好转,他发现一些网购平台可以买药了,但很多老人吃的药网上买不了,只能去门诊开。

 

与魏勇院长面临难题一样,青浦区一家安康养护院的负责人邬院长也忧心老人用药紧缺,但好在各区管控政策不同,他们养护院的配药问题,由政府人员协调解决,邬院长发现,近日是区政府的领导自己开着车一家家给养老机构送药。

 

养老院上海(养老院上海收费价格表)插图2

 

陈霖的妈妈住养老院、患帕金森症,封闭后断药。图为陈霖妈妈日常吃的药。

图源:受访者提供

 

 

养老院上海(养老院上海收费价格表)插图3

 

医用氧气断供老人缺氧而死

 

据上海市卫健委 4 月 21 日通报,20 日新增的 8 例死者平均 77.5 岁,最大 93 岁。死亡的直接原因均为基础疾病所致。

 

疫情中最脆弱的是老年人。

 

4 月 6 日供应全上海 90% 家用氧气瓶的上海申威医用气体公司(以下简称申威公司)通告说,由于发现员工中有阳性,4 月 7 日公司全面停产。上海需长期吸氧的有 5 万户,这些用户陷入了恐慌。所幸 4 月 13 日申威公司恢复了生产。

 

氧气断供之后,一部分患者为了应急,转而尝试购买氧气机。4 月 6 日之后上海制氧机的订单量出现暴增。

 

在氧气断供那几天,某养老院有多名老人因缺氧不幸离世。

 

据「三联生活周刊」 4 月 16 日报道,该养老院院长说,大概 4 月 10 日到 11 号,氧气瓶用光,三个老人很明确是因氧气跟不上,慢慢死去。「有位老人血氧饱和度,从 95 慢慢下降到 90,慢慢到 85 。再熬到低于 80,出现明显抢救指标,必须要送医院了。」打了 120,但救护车从很远调过来,要 2~3 个小时。等救护车时氧气跟不上,老人手指、脚趾慢慢发黑,呼吸频率加快,最后去世。

 

4 月 19 日,这家养老院院长魏勇告诉偶尔治愈,该院有 140 多个老人,平均 88 岁左右,之前 10 个老人长期吸氧,好几个是肺大疱、肺源性心脏病,24 小时不能停。

 

因为氧气瓶属于危险品,养老院不能存储过多,平时养老院准备 7 个氧气瓶,再加上 5 台制氧机,氧气瓶开中流量可以用三天,低流量可以用到一个礼拜。需要吸氧的老人开中流量就能维持正常的生命体征。

 

4 月 7 日氧气断供后,魏勇非常着急,根本没想到这么重要的氧气供应会停,申威公司电话里说他们也没办法,政府正在协调。那几天,魏勇每天给申威公司打电话,到处找人、找关系,希望能给养老院加急送一瓶氧气,但没人能解决。他也联系这几位老人的家属,让家属赶紧转院去抢救,家属说都被封在小区里出不来,也是无能为力。

 

魏勇说,那段时间有四个老人去世,除了三个在养老院因吸不上氧气去世,还有一个老人,虽然被救护车送到了医院,但因核酸是前一天晚上 11 点采样,而医院要求是必须过了晚上 12 点采样的才算当天。没办法只能再做一次核酸。最后,这名老人在抢救室等结果的过程中去世。

 

现在该养老院有五台制氧机、七个钢瓶,够剩下的几个 24 小时吸氧的老人用。魏勇院长说,当时大家都没办法,他只能让护理人员将五台制氧机轮换着给老人用,看谁血氧饱和度低先给谁用,来回调度着用制氧机。

 

据魏勇院长的介绍,去世的老人均在八九十岁,因长期卧床,年龄大的老人肺部感染死亡率较高,但根据目前的疫情管控形势,养老院只要把抗生素用上、氧气接上,就不必再送医院了,能保证老人状态稳定,维持较长时间生命。因为这些老人都很虚弱,经不起送医院的折腾,但如果没有了氧气,养老院肯定是无计可施的。

 

养老院上海(养老院上海收费价格表)插图4

 

氧气断供期间,上海某养老院院长魏勇拨打 120将病情危急的老人送至医院。

图源:受访者提供

 

 

养老院上海(养老院上海收费价格表)插图5

 

向社会求援纸尿裤和小店抢购物资

 

养老院的老人除了药品、氧气等不能中断,纸尿裤、护理垫也是必需品。没有纸尿裤替换将可能导致老人皮肤红肿、破皮、生褥疮等问题。

 

青浦区这家安康养护院的负责人邬院长告诉偶尔治愈,该养护院关联的两家养护机构有 200 多老人,很多是半失能、失能老人,每天都要用五六片纸尿裤、尿垫。4 月初,邬院长每天就计算着纸尿裤余量,他联系了几家纸尿裤供货商,都表示现在物流断了无法送货。

 

后来邬院长想到之前送过物资的某家生鲜配送平台,通过该平台联系到纸尿裤生产厂家,从浙江调了货,将数百包、近万片纸尿裤、尿垫和其他蔬菜、食用油等生活物资送到邬院长手中,解了燃眉之急。

 

关于纸尿裤,魏勇院长倒是没有紧缺。他介绍自己从十年前就与纸尿片厂家合作,保证长期稳定供应,他的养老院给老人免费提供尿片、尿垫等用品。疫情前魏勇备了几个月的纸尿裤、尿垫,避免像其他不少养老院一样到处求购,至今他的仓库里还剩一个月的用量。

 

他说这是根据国外养老院的经验,对这些高龄老人来说,纸尿裤是很重要的护理用品,必须要保证纸尿裤的质量和卫生。不少养老院是由家属定期送纸尿裤、尿垫,产品质量参差不齐,有的看起来似乎是三无产品,有的家属将纸尿裤存在柜子里,上海有黄梅天,就可能发霉,纸尿裤滋生细菌,有导致老人感染的可能。魏勇的养老院纸尿裤统一配送,一个屋子四个老人,护理人员打开一包,到下一个屋子再打开一包,每次都是新打开的纸尿裤,避免污染。

 

疫情封控后,魏勇看到很多养老院的管理人员哭诉缺少纸尿裤、尿垫,到处都买不到、送不来,正是因为都没有建立自己的供应渠道。

 

现在即使能买到,价格也非常高。目前高速封闭,魏勇从南京供货厂家了解,纸尿裤的出厂价没涨,运费飞涨,原来一个集装箱的纸尿裤,从南京运到上海,运费只要 4000 元,够魏勇养老院一个月的用量,但是现在一个集装箱的运费就要数万元。

 

除了药品和纸尿裤,对于养老院来说,肉蛋奶蔬菜水果等也是必须保证的,由于各区管控要求不同,青浦区的邬院长告诉偶尔治愈,前些天物资供应确实紧张,但近期已有几个网购平台限时开放,食品可以下单购买。

 

一些网购电商平台和商家、快递正在逐渐在恢复供货、配送。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 21 日的报道,上海一半区域均已在某网购平台的配送范围内。在 4 月 21 日的发布会上,上海市邮政管理局副局长余洪伟表示,正推动邮政快递行业有序恢复运营,鼓励符合条件的邮递员和快递员走出小区,来优先保障和满足防疫物资、人民群众生活必需品以及市里安排要求的对上药集团和国药集团定点的人民群众急需药品的配送工作。

 

在疫情来临前,魏勇院长有所准备,他用 20 台 200 升容量的冰柜储存食品,用 1000 平方米的仓库存放其他货物,但他没想到封闭时间这么长,而且上海供应链都断了,养老院 100 多人每天食品和物资在消耗,又无法快速补充,因此有一段时间物资和食品告急。

 

4 月 19 日,魏勇院长告诉偶尔治愈,每天他除了去医院给老人配药,就是寻找小门脸、小店,购买鸡蛋牛奶等紧俏货。

 

「那些小店偷偷卖东西,你得对暗号一样敲门,高价买鸡蛋、牛奶。原来 35 元一箱的牛奶,现在卖 65 元,以前鸡蛋几毛钱一个,现在 2 元一个,我不问价,有多少要多少,担心接下来想买也买不到了。」

 

魏勇院长说,他的电动小车像只孤独的蜜蜂,每天往返医院、小店,采购着药品和饮食,维系养老院的生存。

 

养老院上海(养老院上海收费价格表)插图6

 

4 月 19 日,上海某养老院院长魏勇去医院为老人开药,发现开药的人排了长队。

图源:受访者提供

 

 

养老院上海(养老院上海收费价格表)插图7

 

养老院工作人员精神和身体都到了极限

 

魏勇院长和邬院长均表示,长期封闭在养老院里,工作人员的精神和身体疲惫到了极限,每天还要做大量核酸采样、消杀、护理等工作,工作人员无法外出心理没法舒缓,「我都快要 PTSD 了,精神压力极大。」魏勇院长说,即使自己做过多年的医生,但长期封闭在养老院里也感觉是极大的折磨。

 

4 月 15 日,上海市副市长彭沉雷在发布会上说,要对上海全市所有养老机构开展全员核酸检测。其中,工作人员每两天一次,老年人每周两次,有部分机构补充开展了抗原检测。同时强环境消杀、加强疫苗接种和中医药预防。在征得老年人和家属同意的前提下,做到「能种尽种」。对养老机构工作人员要求「应种尽种」。

 

彭沉雷说,如养老机构工作有不到位的情况,一旦接到反映和投诉,必将进行调查和处理。

 

按照上级要求,邬院长说他们对外来的物品进行三次消杀,现在进养老院的所有物品都要求零接触,工作人员穿好隔离服,先给物品外部消杀,静置 30 分钟,去掉外包装后再消杀,放到内部货架上再静置 30 分钟,再消杀后才能分发使用。

 

此外,养护院的护理人员早晨四点半就要准备做核酸采样工作,穿防护服、分发试管、上传 App 等,然后到老人床前挨个过采样,全做完一遍要四到五个小时。

 

在极大的工作和精神压力下,养老院还要面对家属投诉。魏勇院长说,一些老年人更定期换导尿管,但封闭期间不允许医生进养老院,家属也不能来接老人去医院更换。家属投诉,主管部门就让养老院来解决。

 

魏勇院长说,换尿管属于医疗行为,根据养老院与家属签订的协议,不提供外出就医服务,这种情况必须由家属带老人外出就医。但现在全院有大约 20 个老人需要换尿管,这就需要 20 辆救护车,但目前救护车很难叫到。更大的问题是,老人出去到医院治疗,就不被允许回到养老院了,老人只要出去要么住院、要么回家,要么去指定的隔离地点。即使老人回家,社区也不收。隔离酒店也不收超过 60 岁的,更别说瘫痪在床的老人,没人能照顾。

 

所幸问题有了解决办法, 4 月 25 日魏勇院长介绍,经过多次沟通,目前主管部门已同意让医生进养老院给老人们更换尿管,最近几天正在逐渐更换。

 

在多重压力下,两位养老机构的院长都表示,希望家属和上级都能体谅、理解养老院工作人员的困难,采取多种措施减轻压力、给予物资、人力和精神等方面的支持。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陈霖、魏勇为化名。)

 

 

撰文:李华良

监制:李晨

首图来源:IC photo

 

 

Tips

 

如果您有与医疗健康相关的线索

或与疾病、衰老、死亡有关经历

欢迎投稿给我们

邮箱:features@dxy.cn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转载,不代表光彩养老事业促进中心立场,版权归原作者。如有侵犯请联系zbpe@qq.com删除!